當前位置:  首頁 黨建文化 職工風采

讀汪曾祺《山河故人》

作者:陽蓉 編輯:張玲玉    時間:2019-06-04 閱讀: 67

汪曾祺的文章很好看,讓人能夠一氣呵成讀完,并且時時有會心處。近讀他的散文集《山河故人》,也是這種感覺。

《山河故人》是懷人憶舊系列,分為“我的世界”、“西南聯大”、“我的師承”、“故人偶記”四個部分,分别憶家鄉和兒時生活,憶西南聯大師友,憶恩師沈從文,憶友朋故交。無論是他的文字,還是文字背後的态度,都讓人産生一種自然可親的感覺,沒有一點學究氣、做作态。

他的文字極為洗練,有一種自然美。他自稱師法桐城派。善用短句,古文功底很紮實。他對語言極為重視,他說“語言不隻是形式,本身便是内容。語言和思想是同時存在,不可剝離的。”他例舉包世臣論王羲之的字,說王羲之的字單看一個一個的字,并不覺得怎麼美,甚至不很平整,但是字的各部分,字與字之間“如老翁攜幼孫,顧盼有情,痛癢相關”。“文學語言也是這樣,句與句,要互相映帶,互相顧盼。”這些話,可以作為學習寫作者的教科書。他的文章即是這樣,如同行雲流水,文氣貫通,流暢自如。

他的文字很傳神,寥寥數語便可達到詩中有畫的境界。例如,他寫冬天,“早起一睜眼,窗戶紙上亮晃晃的,下雪了!雪天,到後園去折臘梅花、天竺果。明黃色的臘梅、鮮紅的天竺果,白雪,生意盎然。”瞧,多麼鮮明生動的畫面!他說“對于顔色、聲音、氣味的敏感,是一個畫家,一個詩人必需具備的條件。”誠哉斯言! 若想寫出一手好文章,就要訓練自己的感覺,到處看,到處聽,到處嗅聞,一顆心總為新鮮的聲音、新鮮的氣味而跳。

文如其人。深受西南聯大學風及其老師沈從文的影響,他熱愛自由,不太計較個人得失榮辱,對親人、師友懷有極深摯的感情。他寫父親,“我父親是我所知道的一個最聰明的人,多才多藝。他不但金石書畫皆通,而且是一個擅長單杠的體操運動員,一名足球健将。他還練過中國的武術。”與父親相處的很多細節他都記得很清楚,他和父親之間的關系沒有等級森嚴,也沒有劍拔弩張,而是完全平等,他十幾歲時就和父親“對座飲酒,一起抽煙。”他在《多年父子成兄弟》一文中說 “我覺得一個現代化的,充滿人情味的家庭,首先必須做到‘沒大沒小’。父母叫人敬畏,兒女‘筆管條直’最沒意思。兒女是屬于他們自己的,他們的現在,和他們的未來,都應由他們自己來設計。” 他的觀念對于如今的親子關系,也多有裨益。

作為沈從文的得意弟子,汪曾祺的文風、個性、思想都深受沈從文的影響。汪曾祺最初的文章幾乎無一例外都是沈從文寄到報刊發表的。他對沈從文及其作品的理解,也幾乎無人能出其右。他說“沈從文的小說的調子自然不是昂揚的,但是是明朗的,引人向上的”。他評價沈從文“是一個熱情的愛國主義者,一個不老的抒情詩人,一個頑強的不知疲倦的語言文字的工藝大師。”他理解沈從文的寂寞,認為在某種程度上,是寂寞造就了沈從文,成就了《邊城》等湘西系列的作品,因為安于寂寞是一種美德,寂寞的人是充實的。他們亦師亦友的關系,堪稱文藝界佳話。

 “我希望我的作品能有益于世道人心,我希望使人的感情得到滋潤,讓人覺得生活是美好的,人,是美的,有詩意的。”讀汪曾祺的文章,真有這樣的感覺。